洋浦创新制度 打通雇员职员“双向流动”渠道

币游国际电子

2021-05-27

原标题:干事给平台发展有空间5月中旬,随着海南省第二批乡村振兴工作队队员奔赴基层,在洋浦经济开发区三都区西照村当了两年多的驻村第一书记兼乡村振兴工作队队长的刘攀飞也完成了自己的驻村工作任务,回到洋浦规划局上班。

但他的“身份”变了,从二级中级雇员转变成有事业编制的八级职员。 “如果没有人事制度改革,我不可能有机会进入体制内工作。 ”刘攀飞说。

今年1月,有37名跟刘攀飞一样优秀的中级雇员经过公开考试,进入了体制内工作,成为洋浦工委管委会部门的八级职员。

建立完善政府雇员制度2015年,洋浦工委管委会在借鉴广州、深圳等地做法的基础上,建立完善政府雇员制度,以解决党政部门人员编制不足的问题。 所谓政府雇员,就是跟政府部门签订劳务合同的员工,不占公务员或事业编制,但考核管理跟体制内的公务员和职员一样。

不一样的是,他们的工资待遇比体制内相同岗位和职务的干部职工要高。 “没有编制,如果待遇不高,难以吸引优秀人才到洋浦来。 ”洋浦工委组织部副部长、人才发展局局长刘智锋说,从2015年至今,洋浦共招聘了269名政府雇员,其中初级雇员135人,中级雇员122人,高级雇员12人。 初级和中级雇员分别比照体制内的科员、科级及处级干部职工确定工资,另外每月还发放2000元的雇员津贴,服务满3年且考核合格的,一次性分别发放15万元和20万元的安家费。

而高级雇员实行年薪制,年薪范围为25万元至45万元。

雇员的工资跟他们的学历和职称有关。

比如,初级雇员要本科及以上学历,中级雇员要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或中级以上职称,高级雇员要有高级职称,是某个工作领域的专家或者具有专家水准的业务水平。

为了给雇员提供干事创业的平台,洋浦在建立政府雇员制度时,将雇员分为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等次,每个等次当中又分为三个等级。 经考核合格可以按期晋升,从三级晋升到二级、再到一级,给雇员提供了完善的职业发展路径。

如果是专业性较强的岗位,可选择逐级晋升到高级雇员。 “其中,工作表现出色的雇员,可以拿到比体制内工作人员高很多的年薪。

当然如果考核不合格,合同期到了,一样会被解聘。

”刘智锋说。 打通雇员职员“双向流动”渠道虽然不是体制内的工作人员,但洋浦工委管委会对雇员实行与体制内人员无差异的并轨管理制度,政府雇员等同于洋浦工委管委会的“正式工”,在工作安排上与体制内人员没有主次之分。 比如,有的部门管理岗牵头人是政府雇员,管着体制内的正科级干部;工委管委会主要领导的联系人也是政府雇员等。 可是,毕竟高级雇员的岗位很少,属特设岗位,中级雇员要想晋升到高级雇员是比较难的。 刘智锋说,因此,必须对人事管理制度进行深化改革,“打破人才晋升的天花板,给工作表现出色的中级雇员进一步晋升和发展的空间。

”从去年开始,洋浦决定,在政府雇员岗位上工作3年以上、平时工作表现出色且年度考核优秀的中级雇员,经公开考试合格后,可以转为职员,成为体制内的正式工。

而职员想拿更高的工资,也可以申请成为雇员。

这样等于打破了人事管理固有的条条框框,打通了“雇员转职员、职员转雇员”的“双向流动”渠道,确保把真正优秀的人才选拔到体制内。 刘攀飞是洋浦招收的第一批政府中级雇员,在规划局负责工程建设监督工作。

2018年5月,被选派到三都区西照村任驻村第一书记后,为了做强村集体经济,他带领村干部创办了建筑公司,成为洋浦第一家村级企业。 经过努力,该公司目前的纯收入已超过90万元。 去年底,经过考试,他成功转为职员,成为规划局工程建设监督岗的八级职员。 跟刘攀飞一样,成功从雇员转为职员的张梦苏现在是洋浦经济发展局的八级职员,在此之前,她是洋浦投资促进局负责招商的中级雇员。 从2015年7月来到洋浦工作,在5年时间里,她连续4年考核均被评为优秀等级。 “虽然转到体制内每个月工资少了2000多元,但今后晋升的机会会更多一些。

”张梦苏说。 有人进到体制来,也有人从体制内出去。

现在是洋浦航运办高级雇员的张海亮,之前是洋浦海事局的工作人员。 前几年,洋浦某局的领导放着局长不当,申请转为高级雇员,开创洋浦党政部门一把手转雇员的先河。 “选拔到体制内工作的38名雇员都在洋浦工作了至少3年以上,平时工作表现都很优秀,他们进入到体制内工作后,将极大改善洋浦党政干部队伍的年龄和知识结构,成为洋浦建设自贸港先行区示范区的生力军。 ”刘智锋说,洋浦十分重视人才,愿意为有能力的人才提供施展才华、干事创业的舞台。 (责编:潘惠文、蒋成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