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房间大有天地 调解“大拿”巧解民忧

币游国际电子

2021-05-2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夫妻感情破裂,女方去意已决,双方僵持无解,看青海互助法院——  小小房间大有天地调解“大拿”巧解民忧  四月的青海互助,远山白雪皑皑,杨柳尚未发新芽。   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台子人民法庭老刘调解室内,此刻空气也有点冰凉。   “你说吧,要我怎么做你才能离婚。

”原告张某猛一下抬起头,眼神里满是怨恨。

她显然已无法忍受调解室内的沉默。   “就是刚才说的条件,满足不了,我就不离。 ”被告李某也不甘示弱。   张某和李某夫妻感情破裂,2017年,妻子张某曾起诉离婚,李某以孩子太小等理由拒绝,在那之后两人长期分居。

今年张某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   女方心意已决,男方还有些留恋。

这种情况老刘见得多了,看他如何破局。

  老刘带着张某六岁的儿子来到调解室,面对张某,孩子怯怯地看着眼前这位女士,不愿意近距离与她接触,更不会叫她妈妈。 老刘见状,让孩子去院子里玩。

  “这婚不离不行了。 从法律层面讲,女方的诉求完全符合离婚条件,法律允许离婚;从情理层面讲,女方长期不与你和孩子一起生活,儿子甚至都不认识她。 ”老刘转向被告李某说,“这样名存实亡的婚姻,再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  眼看着村里最厉害的“和事佬”也无法挽救这段已经“死亡”的关系,被告李某终于松口:“离婚可以,但要满足两个条件:第一,今天就把我借给你的4500元钱还我;第二,一次性付清孩子从今年到18岁期间的抚养费用。

”  张某当即出门取了4500元钱还给李某,至于孩子的抚养费,她不同意一次性付清:“孩子是一年一年长大的,抚养费我一年一年给,一次性给了,钱也花不到孩子身上。

”  双方在这一点上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才有了开头冰冷的沉默。

  老刘名叫刘永林,今年65岁。 2016年,他被聘为互助法院双树人民法庭的保安。 从那时起,他就留心观察法官是怎么办案子的,尤其关注在调解阶段,法官如何融合法理情,一次次化干戈为玉帛。

下班时间,他自学法律条文,积累法律知识。

  有时候原告和被告僵持不下,老刘作为保安上去安抚情绪,不经意间就跟当事人讲起了法律,“神奇的是,他把晦涩的法律条文翻译成通俗易懂的大白话,当地的百姓很是受用。

”台子法庭庭长杨培瀛说。

  2018年,为解决案多人少的矛盾,互助法院创新举措,在法庭聘请调解员开展诉前调解。 老刘“过关斩将”,成了双树法庭的专职调解员。

2019年,妻子重病需要人照顾,但老刘又舍不得放弃钟爱的调解事业,院领导知情后,将他从双树法庭调整到了离家更近的台子法庭。

  担任调解员至今,老刘共参与调解案件927件,成为名副其实的案件调解“大拿”。   近年来,互助法院坚持把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挺在前面,依靠人民群众和社会组织有效预防化解矛盾纠纷,还为他挂牌了“老刘调解室”。

不足十平方米的小房间,成了老刘巧解民忧的广阔天地。

  调解陷入僵局,老刘发起了攻势。

  “按照法律的规定,夫妻双方离婚后,未成年子女的抚养费用不需要一次付清,你们夫妻一场,不要把女方逼得太紧了,让她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也确实是难为人。 ”老刘对被告李某说。   李某不让步:“要离婚就一起性付清抚养费,不然以后每年要谈一次抚养费的事情,麻烦。 ”  张某离婚心切,提出可以今年和明年分两次付清全部抚养费。

但男方依然不肯。

  “这样吧,男方稍微少要点,从今年到孩子十八岁,女方应付的全部抚养费按照4万元计算,女方也让一步,年底前把这笔钱付清。

”  老刘的意见被双方采纳。 婚,终于离了。   “这几年调解的案子,以婚姻家庭纠纷及邻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为主。 像今天这样的案子,我调解过很多。 如果婚姻还有挽回的希望,我主张劝和不劝分,但已经完全无法挽回的,尽量通过调解满足双方诉求。 ”老刘说。

  台子法庭辖一镇两乡,面积463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万,目前有法官、法官助理各2名。

2020年收案760件,结案757件,调解650件撤诉93件,调撤率98%。

  “像老刘这样的人民调解员的加入,极大减轻了法官的办案压力,提高了法庭的调撤率。 ”互助法院副院长杨占菊告诉记者。

(钟雅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