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渗透法”寒蝉效应已现

币游国际电子

2021-05-27

距离2020“大选”剩不到10天,民进党却赶着强行通过“反渗透法”,尽管蔡英文元旦谈话时一再保证两岸“正常”交流往来不受影响,事实上,却因为法条中的“渗透来源”株连太广,与两岸有往来的企业界、台师、陆配等都已对选举噤若寒蝉。

“反渗透法”条文只有12条,也因为定义模糊且太过简略,未来只要与中国大陆接触往来,涉及到捐赠政治献金、捐钱公投、违法从事竞选活动、游说、集会游行等活动,就可能误踩红线。 台湾法律过去大多处罚最后的不当行为,很少追究源头,以贪污罪为例,必须要有“对价关系”,官员拿了钱后,要按照送钱者的要求办事才算。 行贿罪的构成要件也必须是收送双方都有犯意和不正当利益的行为。

“反渗透法”却是管制源头,候选人只要拿到“渗透来源”的政治献金,无论有无从事破坏等行为都可能犯罪。

民进党和蔡英文口口声声强调,民主国家都有类似反制渗透的法令,但多数国家只要求登记,原因就在于“渗透来源”难以辨识,一不小心就可能陷人入罪,但台湾地区却是反民主而行。 “反渗透法”对“渗透来源”的定义非常宽松,包括境外敌对势力政府、政党之组织、团体等,所设立或实质控制的组织、机构、团体或其派遣之人都算。

中国大陆在各行各行崭露头角的,许多都是或曾担任过政协委员,像是艺人成龙、导演冯小刚、蓝球明星姚明等都有政协身分,尤其在地方,许多企业负责人也兼党委书记。

一般企业、学界或民众在做生意、学术等往来时,根本不会去考虑对方的身分,一不小心就可能接触到“渗透来源”,让未来两岸往来和交流动辄得咎。

今年10月港女箱尸命案嫌犯陈同佳想来台投案,当时就爆出“国策顾问”黄承国带中国政协、牧师管浩鸣拜会“内政部长”徐国勇的案外案。 尽管徐国勇之后表示,在获知管的身分后就未再接见,但连政府单位对于来访交流的人都无法事前一一查证,更何况是一般民间单位和民众。

曾任法官的民进党“立委”吴秉叡日前就以大陆《中国新歌声》前年在台大校园举办活动时,统派人士在现场与学生打起来为例,强调从前顶多用伤害罪处理,未来类似情况或行为就可以用“反渗透法”来规范。 统派人士主张两岸统一,与过去“独派”主张“台独”一样,只是意识型态不同,却因为曾与中国大陆接触,就被绿营认定是“反渗透法”规范对象。

民进党赶在“大选”前通过“反渗透法”,让手中握有强大的政治斗争武器,可预见未来会有更多意识型态和绿营不同的人被拿来祭旗,台湾民主已走向回头路。

来源:中时电子报责任编辑:黄杨。